秣阜

一期一振脑残粉
主啃↓
鹤一期(刀剑乱舞)
二大(兄坑)
整日沉迷肝游戏(碧蓝航线)
我,秣阜 幼儿园没毕业的三岁小孩了解一下?
爱好?小姐姐呀bu

【二大】月光

*人设属于沫大,私设与ooc属于我
*稍微有点偏向大师兄中心_(:зゝ∠)_
*文笔?文风?没有,不存在的
*大概现pa,一发完and十分短小x
*意识流产物并且写完没改过了解一下!现在出去还来得及!

begin.

(一)
那是个寂静的夜晚
月光照耀着世间一切,如此温柔
就像那个人一样
那个人,叫东方纤云
可是啊,在月光照耀下沉睡着的他,为什么表情如此痛苦?
The moonlight stroked his face. “Let me see why you are so sad.”

(二)
东方纤云眉头紧皱
但并没有醒来,因为他在做梦
是一个,使他害怕的梦
他看着“自己”,将二师弟领回逍遥门
还有仰慕着他的三师妹和总是敬佩着他的四师弟
一切是如此的温馨和谐
东方纤云看着“自己”,眉眼净是冰冷,但看向三个小孩子时,却多了一丝温柔
他看着“自己”天天闭关修炼,越来越厉害
三个小家伙也在长大,不再需要“自己”去保护
还答应了他的二师弟成年后定陪他喝酒
岁月静好。
他看着“自己”,满意的点点头
这不是很好吗?
“Yeah, isn't that good?”The moonlight quietly erased the tears from his eyes. “What makes you sad?”

(三)
会一直这样下去该有多好?东方纤云看着梦中的“自己”,这样想着
是啊,一直这样下去,该有多好
但他看着的四师弟惨死,又看着二师弟摔下坠魔崖
看着梦中的“自己”,无力回天
看着梦中的“自己”,整日被自责与绝望束缚,强撑着,在龚常胜与三师妹面前,不暴露一分一毫
无力回天
时间飞速流动,一眨眼,二师弟已坠崖一年
他看着“自己”带着三师妹在坠魔崖徘徊
然后,他的二师弟,印飞星
回来了啊
可是啊,与自己从前的二师弟,一同出来的是一位大乘期魔修,从前的三姐魔尊次女——忆相逢
自己从前的二师弟啊,穿着魔装呢
甚至还与易相逢,带走了自己仅剩的三师妹
原来早已物是人非
The moonlight smiled softly. “If not?”

(四)
东方纤云看着“自己”,轻笑出声
没有令人失望呢
他看到“自己”拿着酒,在别人的帮助下,闯入从前的二师弟所在的魔修阵地
只为了与他一手养大的二师弟喝一杯酒
和与二师弟,约定好的,成年酒
并约定好,如果他的二师弟不像其他魔修一般,便相信他
他的二师弟答应了
是啊,是他的二师弟
然后他走出他的二师弟房间,去看三师妹
三师妹还很好啊,身上毫无被欺凌过的痕迹,甚至还白白胖胖的
他舒了口气,他的二师弟没让他失望啊
但是,好景不长呢
他亲眼看着,他的二师弟,杀了人
从此扬名天下
他知道,他的二师弟啊,只是杀了个山贼
但正因为这件事,他们的命运早已被定下
逍遥门大弟子东方纤云,领命
定将魔修印飞星斩杀
然后他看着“自己”,把那个他最心爱的二师弟,杀死
原来早已殊途同归
“Wake up,” the moonlight covered his eyes. “That's past. It's not worth crying for.”

(五)
东方纤云从那复杂的梦里醒来
他不知那是自己的前世
但那种恐惧与无力,却忘不掉
他疑惑,他不知道那梦中的“自己”,是否是真正的他
微微转过头,看着抱着自己的印飞星
是啊,印飞星
他的二师弟,他的知己,他一生的桎梏
他的爱人
只是一个梦,他这样安慰着自己
但他潜意识里,却已默认自己伤害过他的印飞星
该怎么办才好?该怎么忘掉这如此真实的梦
该怎么忘掉那令人窒息的绝望?
他平常啊,总被好友们说脑子有坑
好友?
逍遥星河,梦中的三师妹
叶昭昭,梦中的四师弟
易相逢,魔修印飞星的师父
龚常胜,梦中总喊着“自己”小云哥哥,助他潜入百媚教的人
还有印飞星,梦中的二师兄
他如何面对他们?他不知道
他知道他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但记得如此清晰的梦
怎会与他一丝关联都没有?
还有梦中那个,与他性格截然相反的“自己”
他想到此,不愿再想,无声的哭泣着,身体微微颤抖。
似是惊醒了抱着自己的印飞星罢,印飞星松开东方纤云,揉着眼睛轻声问他:“纤云,怎么了?”
他急忙用袖子擦干自己的眼泪,露出一个与平常无异的笑容,说:“八戒八戒,我梦到了个好笑的事情呢,实在好笑,笑到颤抖,是吵醒你了吗”语罢,又装着,笑了几声。
是啊,好笑到让他颤抖
好笑到,哭出来
印飞星看着东方纤云,伸手把他按在自己怀里,笑着说:“噗,希望收到这个恶作剧的人也可以和你一样笑得出来。”语罢,收回笑意,盯着东方纤云那被泪水浸湿的袖子,若有所思
“睡吧,大晚上的胡思乱想什么”
“嗯。”如此回答正和印飞星的心意,但此刻却给他一种说不出的,奇怪的感觉
不愿深思,那便认为他是做了噩梦吧,印飞星这样想着
该怎样安慰呢?
他忽然想起前些天偶然翻到的一句话
凑进刚想说,但又有一丝害羞
最后却也说了出来
“纤云,我在这呢。”
然后又有丝后悔,可现实中可不能撤回消息。耳朵微红,又抱紧一点,补一句:“睡吧。”
此刻,东方纤云无法消灭的心魔
随着这六个字,消散
抱紧身前的人,闭上眼睛,安然入睡
是啊,他在这呢
印飞星,一直在啊。

在月光照耀下沉睡着的他
哦不,是他们
也如月光一般温柔又别扭的对待着彼此啊。

Fin.